服役第三年,有个姑娘来看他

发布于:2019-04-04

一晃眼,小王到大西北服役已经3年多了。

3年多的时间里,小王随部队在藏北高原里待过,也在喀喇昆仑山腹地住过,还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穿行过,可就是没有和“家”能够联系起来的地方。

小王其实也不小了,仔细一算,都25了,这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 可不是,当年刚刚来到天边边的时候,小王才22,战友们开玩笑时称他为“小鲜肉”,领导批评时会叫他“娃娃”,现如今这些都成了“想当初”……小王是所在部队宣传科的一名干事,负责着全师上下的宣传报道工作。 宣传报道这个活,很多人都觉得既光鲜又简单,其实对小王来说,这个差事并不好干。 部队工作一年四季没有停歇的时候,负责宣传报道的干事更是。 大家忙时,小王在采访写稿,大家可以松一口气时,小王还在采访写稿。 在这个状态下,小王休假的事儿自然一推再推。 去年过年的时候,领导想让小王休个假,但他觉得过年恰恰是报社最需要稿件的时候,于是又带着人下连采访。

任务完成了,年也过完了,而新年度的任务又开始了。

就这样,3年多的时间里,小王就回了一趟家。 这期间,小王到北京学习,妹妹陪着妈妈跑到北京去看他。

当时妈妈自嘲说:“俺要是识字就好了,孩儿回不了家,俺可以去看你。 ”说着说着,妈妈的眼睛就红啦。 小王张牙舞爪耍活宝,又逗得妈妈咯咯地笑……这,其实都是一年前的事了。

小王还在大西北跑来跑去地忙着,认识了很多人,见证了很多事,其中也不乏动人的典型和故事。 但每一次痛彻心扉后,小王总会很失落,因为他总觉得这些故事是他们的,自己什么也没有。

毫无疑问,感动越深,这种失落也会越深。

直到前几天,姑娘打电话说要过来看他。

此时,小王正在采访途中的火车上,他高兴地一下子坐起来,然后又摸着脑袋躺下去,因为他忘了自己是上铺。

“哎呦!”那响亮的叫声,不仅仅是因为痛,更包含了满心激动。

由于姑娘两周后要参加金钟奖比赛,再加上路途太过于遥远,小王本来想劝姑娘不要来,可姑娘却说不妨事儿,然后就把票定了。 决定突然,火车已经没了票,姑娘还是买了张高价飞机票来了,义无反顾。

3年多仅回过一趟家的小王,现在迎来了来看他的人,而且还是自己心爱的姑娘。

小王早早地在接机口等着,可见到姑娘时,他竟然没说出来话。 他傻乐着接过行李,脸上笑开了“花”。 和姑娘一起返回营区的路上,小王无意间瞥见了窗外的月亮,很亮很圆,月光洒在他和姑娘的身上,映射出一对幸福的影子。 但小王心里也遗憾,姑娘千里迢迢赶来相见,他却无法保证像月亮一样圆满,因为他还要值班。

于是,小王值班,姑娘就在招待所里练琴,等吃饭的时候俩人才能甜蜜地说说话,姑娘待了四五天,俩人几乎没有完整相处的日子。 但姑娘不曾埋怨,而且很知足。 相聚的日子是难得的好日子,但这些日子往往会让人觉得短。 小王还没反应过来,姑娘返回的日子就到眼前了。 那一天,小王帮着姑娘收拾东西,他一会儿说看看这个东西忘了带没,一会儿又说瞅瞅那个衣服装了没,其实他知道姑娘都已经放在箱子里了,只不过想借此拽拽时间的尾巴,好让两个人再多待一会儿。

姑娘收拾完毕,小王突然间不敢看她,头低低的。

姑娘过来瞅他,他俩对视了一下,小王的眼泪便掉了下来,他抱着姑娘,堵在喉咙口的气使他久久说不出话。 吓坏了的姑娘轻轻拍着小王的背,小声地问他怎么了?已经成了泪人的小王终于蹦出了一句话:“来大西北3年多了,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人。 ”话还未说完,不争气的泪又涌了出来。 姑娘已经走了很多天,小王至今还没弄明白自己为什么哭。

是的,他一向很坚强,也经常以“大丈夫当坚韧不拔”勉励自己,可见了来看他的姑娘,刚强还是没有战胜柔肠。 小王把故事讲完的时候,连连摆着手,让我不要笑话他。 我对着他做了个鬼脸,想给他说点什么,但终究没有说出来。 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动情处。

其实我想对小王说,他流的那些眼泪,饱含着幸福的味道,闪烁着一名普通军人的真性情。

哦,对了,我们这里还有无数个小王,希望更多的姑娘过来看他们,然后让幸福泪水汇成爱的汪洋……(来源:一号哨位作者:王雪振)。

Copyright 1994-2015
版权所有 大发快三破解器app    浙ICP备10003665
服务热线:4000-820-985    传真:0571-85423105
技术支持:交联(杭州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信息部

集团旗下公司
交联(杭州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杭州交联电力设计股份有限公司
杭州交联电气工程有限公司
杭州益电工科技有限公司
浙江新能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杭州新能量运维检测有限公司
网站导航
主营业务
国际交流
企业介绍
星级案例
销售服务
资源中心

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2526号